最具公信力的企业法律服务平台
新闻报料:010-84772563、84772559cclppcn@163.com
热烈祝贺新版中国企业法律保障网上线!

你现在所处的位置:首页 > 调查 > 正文

上海劳务纠纷案:不要忽视欠薪背后的恶意

2017-10-25    来源:法人网

上海松江区法院对数起劳务纠纷案件进行了审理判决,为被欠薪的上百位农民工讨回了公道。但欠薪企业和无良老板的恶意不应被忽视,因为这种恶意通常是每年元旦前后不断上演的农民工讨薪悲剧的主要根源



文 《法人》深度报道组

在同上海顶盈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和袁某长达一年半的有关劳动报酬诉讼中,江苏泗阳县农民刘小根(化名)尽管赢了这场官司,但他丝毫没有胜诉后的喜悦。

只有刘小根自己知道,从去年春天在上海松江区法院起诉到今年秋天上海一中院的终审判决,其内心经历了怎样的煎熬:“这可是我们这些农民工兄弟的血汗钱啊,十几万元的农民工工资,竟然需要通过法院来讨要,袁某还要百般狡辩,真不知道这些人的良心去哪儿了。”

据上海市松江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6)沪0117民初273号】显示,2012年9月,上海市新佘山置业有限公司(下称新佘山置业公司)将上海市松江区千新公路、桃源路千新公路一号地块商品住宅工程(下称佘山一品工程)总体发包给上海住安公司施工。2013年9月6日,上海住安公司将上述工程部分分包给被告(刘小根为原告)上海顶盈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下称上海顶盈公司)施工。后上海顶盈公司又将承包到的工程内的井架安装劳务工程分包给原告(刘小根)。之后,原告组织劳务队进场施工。2015年9月28日,原告与被告上海顶盈公司的项目负责人袁某结算,被告上海顶盈公司拖欠原告劳务款123000元。该款经原告向被告上海顶盈公司催要未果,致使劳务队民工上访。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原告将上海顶盈公司和袁某诉至上海松江区人民法院。

据了解,在上海松江区法院,围绕佘山一品工程劳务纠纷案共有数十起,刘小根诉案只是其中的一起。

“因为佘山一品工程规模较大,需要的劳务用工非常多,我们不得不跟多家劳务公司进行分包合作。除了上海顶盈公司,还有上海大华公司、上海顶豪公司等企业。”上海住安公司一位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上海住安公司作为佘山一品工程的总承包人,也作为甲方,与上述劳务公司均依法签有《建筑劳务作业分包合同》的,合同对工程价款的拨付及结算方式都做了严格规定——通常是按照每月完成实际进度支付人工费90%,竣工验收后支付剩余人工费10%,上海住安公司一直是遵照合同规定执行的。

上海住安公司向记者提供的一份“人民调解协议书”和“千新公路(佘山一品工程)付款情况表”显示,上海住安公司按照协议与上海顶盈公司、上海大华公司、上海顶豪公司等劳务企业进行了工程款项结算。

“我们与这些劳务公司签订合同的时候,只认劳务公司的资质和授权委托,后来才知道袁某只是挂靠这些公司并以它们的名义到上海住安公司分包劳务业务。”上海住安公司上述负责人向记者出示了上海大华公司开具的一份“关于撤销及调整授权委托人的告知书”,该份“告知书”撤销了原授权委托人顾某军的代表资格,变更为由袁某和黄某之全权代表上海大华公司处理佘山一品工程的一切相关事宜。

“由于众多像刘小根一样的农民工向袁某和劳务公司讨薪无果,近百农民工开始到松江区政府劳动局、建管等相关部门上访。”松江区政府一位了解内情的干部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介绍,区政府为了稳住民工情绪、化解矛盾,着手协调上海住安公司、上海萧安公司先行垫付农民工工资,待讨薪民工通过司法途径要回劳动报酬之后再返还给上海萧安公司。

“我们也很无奈,但考虑到社会稳定大局,必须拿出积极的态度,按照政府的要求去做。”上海住安公司这位部门负责人以刘小根诉案为例,描述了个中原委:2015年10月28日,在上海佘山镇司法所二楼会议室,上海萧安公司作为甲方,刘小根作为乙方,上海住安公司作为丙方,三方签订了《垫付协议》,协议约定:甲方为乙方就上海千新公路、桃源路千新公路一号地块商品住宅工程(佘山一品工程)垫付123000元民工工资,乙方承诺,委托甲方确定的律师事务所起诉相关单位,待乙方起诉被告上海顶盈公司和袁某的劳动报酬纠纷一案诉讼终结并进入执行程序,在执行到位的数额中乙方将甲方上述垫付的民工工资返还给甲方。

刘小根等民工讨薪案的一位代理律师告诉记者:“当刘小根等人依据《垫付协议》中的承诺,在松江区人民法院起诉上海顶盈公司和袁某讨要劳动报酬的时候,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袁某居然到上海公安部门报案,控告上海住安公司和刘小根等人涉嫌虚假诉讼。刑法中规定的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其构罪要件特别强调‘恶意欠薪’,这还不能体现袁某的恶意吗?这已经不只是无良,简直是恶毒了。好在法院自有公断。”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7)沪01民终3367号】认定:《垫付协议》系为维护农民工权益的解决方案,而非被上诉人(刘小根)与萧安公司的债权转让协议,其间并没有故意串通损害上诉人(袁某)权益的情形,该协议系各方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也于法不悖,合法有效……上诉人(袁某)主张本案系虚假诉讼,而被上诉人(刘小根)承接涉案工程及被拖欠工程款均是客观事实,其诉权并不因《垫付协议》的签订而丧失,理应得到法律保护,故本院对上诉人(袁某)的主张不予采信。

据知情人透露,袁某的“恶意”远不止于此。据有关媒体报道,袁某还向上海松江警方举报了上海新佘山置业有限公司负责人江某收受其行贿的一套红木家具,举报顾某军收受其行贿的近百万现金和一辆宝马汽车。据悉,松江警方目前已经结束对江某、顾某军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案的侦查,并将其移送松江区检察院审查起诉。

一位了解以上报道的刑法专家说,如果江某、顾某军的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成立,那么作为行贿人的袁某同样难逃罪责,更何况袁某现仍处在缓刑考验期(袁某因犯虚开发票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迄今仍在缓刑考验期限)。

“有钱大肆行贿牟利,却恶意拖欠农民工工资,法律岂能放过这种人?”上海一位仍然挣扎在讨薪路上的农民工愤怒地说。

知名财经法律专家刘兴成接受采访时表示,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是指以转移财产、逃匿等方法逃避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或者有能力支付而不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数额较大,经政府有关部门责令支付仍不支付的行为。具有下面两种情形之一的,就要认定为刑法规定的“数额较大”,就可以追究有关行为人的刑事责任,一个是拒不支付一名劳动者三个月以上的劳动报酬,二是欠薪数额在5000到两万元以上的。

刘兴成认为,恶意拖欠劳动者工资的行为是对劳动者合法权益的侵犯,严重破坏了诚实信用的市场原则,也是造成社会不稳定因素之一。如果这种行为得不到有效的惩罚,那么法律的权威将受到损害,劳动者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也将备受打击。正因此,针对拖欠劳动者工资的事件不断发生,《刑法》在2011年修订时就增设了“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对恶意欠薪行为进行刑事制裁。2015年1月6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公安部四部门联合下发了《关于加强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犯罪案件查处衔接工作的通知》,这同样意味着恶意欠薪犯罪在新的时期将受到更严厉的打击。


(责任编辑:haiyang)

查看全文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