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具公信力的企业法律服务平台
新闻报料:010-84772563、84772559cclppcn@163.com
热烈祝贺新版中国企业法律保障网上线!

你现在所处的位置:首页 > 调查 > 正文

福州鸿祥幼儿园拆迁补偿争议

2017-11-06    来源:

“先补偿,后拆迁”是国务院(国办发明电[2010] 15号)文件的明确要求。但是,福州有一所幼儿园在去年9月被市政府的拆迁公司一举拆除后,幼儿园创办人至今未得分文补偿,背后到底有怎样的利益纠葛?


文《法人》记者黄贵耕


“第一天傍晚才测量并通知拆迁,第二天一早,就开来挖掘机,瞬间就将我们的幼儿园变为废墟,完全不给我们搬迁设备的时间。”在鸿祥幼儿园被闪电般拆除一年之后,为该园的创办倾注了无数心血的郑烈平女士仍然感到心痛。

“因为事先未得到任何拆迁通知,我们价值上百万元的设施设备全部被掩埋和砸毁在废墟里面。”郑烈平说。


闪电拆迁价值百万设备被砸毁


据了解,福州市台江区鸿祥幼儿园(以下简称“鸿祥幼儿园”),位于福州市台江区祥坂支路86号,利用鸿祥苑住宅小区的幼儿园配套用房为园舍,创办于2005年,直到2016年9月17日被拆除时,大班两个,中班两个,小班两,小小班一班总共七个班,合计在园幼儿230名,教职员工32人。

2016年福州市政府为打造闽江北岸中央商务区,规划位于台江西部宁化片区,西起上浦路,东至西二环路,南邻江滨西大道,北到工业路,占地面积1642亩,全部划入该CBD,先后分两期。其中的二期主要涉及鸿祥苑、宏光苑、双福新村、福达小区、福祥小区、新祥坂小区、吉祥园、祥坂新村等小区,约2000户拆迁户。鸿祥幼儿园就在该拆迁范围内。

福州市土地房屋开发总公司(以下简称“福州土房公司”)系福州市土地发展中心下属的国有独资企业其法人代表,总经理周林。福州市土地房屋征收工程处(以下称“福州土房征收处”)又是福州土房公司的下属机构。他们具体负责福州全市政府组织的征拆与补偿,鸿祥幼儿园的拆迁与补偿,也是由福州土房公司与福州土房征收处具体操作。

据郑女士反映,2016年9月16日,傍晚时分,拆迁公司派人到鸿祥幼儿园测量建筑面积并通知要拆除,第二天一早,幼儿园就面目全非,很多本来可以搬动的设施设备都没有来得及搬走,全部被砸成废墟。经统计,有各种电器设备、厨房设备、户外活动设备、乐器、教学设备、儿童服装、教职工设备,合计价值80余万元。

本来能够通过搬出再用的数十万元设备,因为拆迁公司搞闪电拆迁而被砸毁,对此,郑女士很是痛惜地说:“不管是个人或国家的财产,都是社会资源,无论如何也不应该如此糟蹋。”

但是,出乎郑女士预料和烦恼的远不止这些。


拆房神速补偿扯皮


据了解,鸿祥幼儿园园舍系承办人郑烈平女士向实际产权人福州海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州海皇”)租赁,租期20年整,自2005年9月1日至2025年8月30日止。

鸿祥幼儿园被闪电拆除后,2016年9月23日,郑女士就包括80万元的设施设备损失在内,加上房屋装修、场地返修、提前终止营业损失以及教职工安置补偿等项目,向闽江北岸中央商务区征收指挥部合计报请550万元补偿金额。

闽江北岸中央商务区位于福州市台江区行政区划范围内,因此,该项目相关的征收与补偿等问题实际均由台江区政府协调处理。

根据郑女士提供的一份台江区政府的([2016]103号)会议纪要显示:2016年10月21日,有多位区政府领导参加研究相关工作问题的会议,研究的第六个问题就是专门涉及鸿祥幼儿园的补偿情况的。

《会议纪要》证实:为确保按时完成百日攻坚任务,该房屋(指鸿祥幼儿园)于本月17日完成拆除平地,房屋内承租人所有物件均未搬离,造成产权人及承租人蒙受较大损失。鉴于上述情况,会议原则同意福州市土地房屋征收工程处意见:1.对于三层及屋面办公用房按照住宅测算补偿(含一二层办公用房)补偿总计为1853.5739万元;2.产权人与承租人之间的经营损失及补贴搬迁250万元;3.因无法给予幼儿园另行置换用地,给予一次性搬迁奖励100万元;4.未搬离的电器、厨房、乐器等系列设备给予补偿80万元;5.幼儿园空地改造装修及操场草坪等设施补偿100万元。综上所有,根据1至5点补偿金额2383.5739万元、装修费110.0136万元,合计2493.5875万元。

郑女士认为,按照会议纪要的补偿规定,海皇公司作为产权人获得的补偿应该是1853.5739万元的房屋拆迁补偿。其余的装修、停业经营损失、幼儿园搬迁补贴、设备砸毁补偿及操场草坪等补偿合计640万元,应该属于鸿祥幼儿园的补偿,且该补偿也是由鸿祥幼儿园打报告申请获得的。

令郑女士意想不到的是,自从鸿祥幼儿园被拆除之后,她和丈夫朱先生就一直在福州市政府信访办、福州市土地房屋开发总公司与福州市土地房屋征收工程处以及海皇公司之间奔波,至今一年多,却未得到分文补偿。

“明知道鸿祥幼儿园被拆迁,除土地使用权与房屋补偿金(属于产权人)之外,其余的都应该补偿给作为幼儿园创办人的我们。”郑女士说,“但是,福州土房公司就是故意制造矛盾,也不排除他们之间存在利益关系,故意把本来属于我们幼儿园的补偿全部给了海皇公司。”

郑女士继续说:“当我们去找海皇公司要回属于我们的补偿时,海皇公司要么不承认,要么就是随意打发一点,毫无诚意。”

郑女士告诉记者:“因为我们的幼儿园是周林的公司派人拆的,所以,我们只好再回过头去找福州土房公司的周林,周林则推诿说,他们已经把补偿费都给了产权人海皇公司,要求我们去找海皇公司。”

无奈之下,郑女士又找到福州市信访局反映鸿祥幼儿园被拆,却迟迟没有得到合理补偿的问题。

福州市信访局给郑女士的回复,却仍然是转发福州土房公司及福州市土地中心的说法,并要求郑女士走司法途径向海皇公司索回其应得的补偿金。

郑女士质疑,他们花费数百万元创办的幼儿园被拆除,应得的合理补偿分文未拿到。但是,海皇公司将原本属于幼儿园办公用房却虚报为住宅,多获得200多万元的补偿款,居然能轻易得手,这其中存在什么黑幕?

9月12日,《法人》记者就上述相关问题持书面采访提纲专程前往福州市土地房屋开发总公司采访,但是,刚到该公司一楼门口,就被几个身穿黑衣的彪形大汉保安挡住,不让进电梯。黑衣保安还说,没有公司人允许,任何人都不准进去,这是公司规定的。

记者现场数了一下,在福州市土地房屋开发总公司门口的小小保安室里,居然有四个彪形大汉的保安在值班,这笔保安费应该不是小数额,该公司按行政级别推算,最多是科级(因为其上级主管单位也是只是处级),却享受如此高规格的保护措施。

为了尽快完成采访程序,记者只好反复与黑衣保安交涉,并出示证件请求他们与该公司负责人联系,最后,黑衣保安给周林的公司拨通了电话,告诉记者来意,约半小时后,该公司下来一位声称是公司办公室姓张的女士,接受记者的采访提纲,并表示会转交周林。后来记者反复致电和发短信给周林,说明采访有关事项。但是,直至截稿,周林始终没有给予任何回应。

记者还赶到周林公司的上级主管单位——福州市土地发展中心采访,该中心负责人谢挺,针对记者采访中提出的问题,同样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记者随后还采访了台江区政府,就海皇公司将办公用房虚报住宅多领取200余万元补偿款一事,台江区委宣传部将福州土房征收处的说明转给记者,其《说明》称:该幼儿园的整座土地使用性质为住宅,实际用于开办幼儿园,经产权人强烈要求,和台江区政府专题会研究,同意部分按住宅予以补偿。同时表示,鸿祥幼儿园的补偿与征收处无关,郑女士只能去法院起诉海皇公司索要她的补偿款。

但是,记者查看福州市房地产交易登记中心于2006年1月5日,给该幼儿园园舍颁发的房产证上明确标注为幼儿园(整座),产权证上的三层平面图,还特别标明为鸿祥幼儿园,每一层都标注为幼儿园。

10月25日,记者拨通海皇公司法定代表人陈明忠的电话进行采访,陈明忠在电话中说,海皇公司已经解散,他本人不在福州在成都,短期内不能回福州。

针对海皇公司被指将幼儿园办公用房虚报为住宅多获取补偿款的问题,陈明忠表示,他对此不做解释,确实有证据,可以由纪委和反腐部门去调查。

针对鸿祥幼儿园的补偿问题,陈明忠承认鸿祥幼儿园的补偿款在他们公司,公司解散后,补偿由他个人负责解决。但是,陈明忠也表示,因为一直与鸿祥幼儿园创办人协商不成,只希望对方去法院起诉解决。

(责任编辑:xiaoli)

查看全文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