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具公信力的企业法律服务平台
新闻报料:010-84772563、84772559cclppcn@163.com
热烈祝贺新版中国企业法律保障网上线!

你现在所处的位置:首页 > 金融 > 正文

李途纯再出山

2017-08-10    来源:《法人》


 李途纯在太子奶破产案中的角色,被很多人定位为“悲情”。但李途纯称至今仍坚信,只要法院的生效判决得到认真执行,即使把太子奶归还给他,他也有能力对太子奶的债务负起全部责任

 

《法人》记者 吕斌

 

蛰伏五年之后,太子奶创始人李途纯再次出现在公众面前。2017720日上午,李途纯在其代理律师翟玉华的陪同下,在北京召开媒体见面会。

五年前的20121月,李途纯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案,被检方不予起诉,被羁押15个月的李途纯终获自由之身。但其一手创办的太子奶,破产命运已无可挽回。201191日对外公布的《太子奶重整计划草案》显示,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华联”)与北京三元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北京三元”)组成的联合体(以下简称“联合体”),将作为投资人参与太子奶的重整。

重整计划生效后,联合体将提供7.15亿元资金偿还太子奶的全部债务,并获得重整后的湖南太子奶、株洲太子奶、供销公司100%股权,以及太子奶的全部重整资产。

作为曾经的知名企业家、太子奶的创办人,最终却被扫地出门——李途纯的命运自然备受关注。在李途纯看来,由法院裁决的太子奶重整计划,至今并未完善执行,而自己作为创始人,所持太子奶的股权亦在自己未签字同意的情况下被强制转让。

自刑事问题盖棺定论之后,李途纯一度消失在公众视野,他为何选在此时发声?当年太子奶扑朔迷离的破产案到底还有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五年之后发声

 

今年已57岁的李途纯,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显得年轻,精神状态不错。这位曾经叱咤商海、带领太子奶将销售额从0做到20亿的企业家,经历的沧桑与巨变,非常人可以想象。谈及太子奶,李途纯思维敏捷,情绪愤慨,但眉眼中隐约闪出一丝顾虑。

关于李途纯,外界亦有不少指责,认为他不善处理政商关系,在企业经营上也犯了战略性错误,导致太子奶一蹶不振。尤其是当年与外资银行的一场“对赌”,曾被舆论热议。

李途纯对此表示,“对赌协议”纯属子虚乌有,他从未与任何方面签过“对赌协议”。

众所周知,太子奶是李途纯创办于1996年的企业。早在1990年,李途纯就辞去国企铁饭碗到深圳闯荡,期间接触到一款乳酸菌饮料并打算深耕于此。

1996年,李途纯在湖南株洲创办株洲日出江南实业集团(太子奶的前身),一年后销售额达到3000万元。1997年,太子奶以8888万的天价拿下央视“标王”,发展开始提速。此后,北京密云、四川成都、江苏昆山、湖北黄冈的生产基地相继上马。至2007年,太子奶在全国已有超过7000家经销商,营收超过20亿元,市场占有率超过76%

与此同时,太子奶开始多元化战略,对于资金的需求十分迫切。2006年底,太子奶获得摩根、英联、高盛等投行联合投资7300万美元。20079月,太子奶又获得以花旗银行为首的国际六大财团5亿元人民币无抵押、无担保的低息三年期信用贷款。

但太子奶未能在外资助力下完成飞跃式发展,一直都在谋划的上市也未能实现。奶业三聚氰胺事件、多元化失败以及国际金融危机等多种因素,最终压垮了太子奶的资金链。

关于太子奶股权变更的情况,李途纯质疑声最多,他认为,自己作为创始人,在太子奶的持股比例超过60%。但在太子奶重整过程中,名下股权在未经他本人同意的情况下被转给他人。

而太子奶如今的生产经营情况更是令人唏嘘,代理律师翟玉华说,按照计划,重组后的太子奶2015年计划销售收入10亿,但2016年仍不及2亿,太子奶已基本从市场绝迹。

据重整投资人三元股份的财报,湖南太子奶2016年营业收入1.82亿元,净亏损5120万元。这一业绩与辉煌期不可同日而语。

 

太子奶重组是否完成

 

李途纯的代理律师翟玉华说,太子奶破产案对外公布的重组计划与实际实施的并不完全一致。

“对外公布的重组投资人为北京三元和新华联,实际上法院还做了另一份裁定,协议投资人为三家,增加了株洲润坤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翟玉华告诉《法人》记者,重组投资共7.15亿,其中株洲润坤出资3.4亿,北京三元和新华联出资3.75亿。

关于株洲润坤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株洲润坤”),可以查询的信息十分有限。国家企业信用信息系统显示,株洲润坤成立于2011114日,主要股东于20161024日由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变更为株洲正融投资有限公司。株洲润坤还于20177月被株洲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而株洲正融投资有限公司主要股东分别为株洲高科集团有限公司(株洲高新区管委会出资成立的国有独资企业)和株洲市国有资产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株洲市属国有独资企业)。

李途纯和翟玉华还对当年太子奶破产重组的程序提出了质疑。李途纯表示,重整计划没有经过作为出资人和经营者的他表决或同意。且将自己名下的个人财产以及并不归属太子奶集团的“太子奶”系列商标列入了重整资产。

“获债权人通过的《太子奶重整计划(草案)》中,并没有涉及株洲润坤。”翟玉华说,最后却将株洲润坤加上,这颇为蹊跷。

李途纯同时表示,三元股份和新华联至今尚有7500万元投资款没有到位,株洲润坤3.4亿元至今没有按重整计划付到重整管理人名下。

据新浪财经报道,关于李途纯坚称为个人资产的1815线”,位于株洲市芦淞区曲尺乡坚固村,占地约13.23万平方米(约198亩)。根据20174月三元股份发布的公告显示,该地块已被株洲市国土局进行收储。

 

太子奶与外资银行的恩怨

 

2007912日,由花旗银行牵头,包括新加坡星展银行、荷兰合作银行、比利时联合银行、香港华商银行和马来西亚大众银行在内的六大国际银团宣布向太子奶集团提供5亿元的信用贷款。

巧合的是,这场10年前在上海一家酒店举办的签字仪式,《法人》记者就坐在台下,可谓太子奶与外资银行合作的见证者。但这场合作最终也成为压垮太子奶的稻草之一。

关于与外资投行的恩怨,李途纯称,自己确实受到了诱惑。当时的太子奶,已将上市计划提上日程。一方面,多元化和快速扩张的太子奶亟需资金,另一方面,太子奶这样的民营企业要想登陆资本市场尤其是海外上市,确实需要专业投资机构的辅佐。

但硬币总有两面,外资银行的介入,虽然给太子奶带来了渴求的资金,也带来了隐藏的风险。在金融危机爆发之后,部分外资银行受损严重,资金吃紧,不得不收紧对太子奶的贷款,花旗银行一度与太子奶对簿公堂。

但对于外界热议的“对赌协议”,李途纯仍矢口否认:“从没签过‘对赌协议’,太子奶破产与对赌协议没有任何关系。”

谈及太子奶走上穷途的原因,李途纯称,除了外部融资环境以及企业战略失误等因素之外,彼时的太子奶,内部股东矛盾也十分尖锐,有人逼李途纯将太子奶股权卖掉。

“我自己也愿意下台,一方面因为太累,我情愿享受生活,另一方面我不下台大家都过不下去。”多年之后,李途纯如此表态。

随后,太子奶被租赁给了株洲市政府成立的全国资企业高科奶业,但高科奶业并未令太子奶起死回生,经营一年多之后,太子奶正式进入破产程序。高科奶业董事长文迪波还因受贿罪等获刑。

此后的故事,则为外界熟知。

 

悲情李途纯

 

羁押15个月被释放之后,李途纯做的第一个决定就是放弃国家赔偿。他的辩护律师翟玉华对此并不认同,认为他该以获得国家赔偿的方式将无罪坐实。但李途纯拒绝了。

李途纯在太子奶破产案中的角色,被很多人定位为“悲情”。李途纯称,在太子奶出事的阶段,互联网上充斥着对他的负面报道,但他那段时间基本没有接受过采访。毫无疑问,李途纯对太子奶有着很深厚的感情,在太子奶风光的时候,很多世界顶级品牌都表达过收购或者投资意愿,包括达能、雀巢、养乐多等,但李途纯全部拒绝。

面对记者,李途纯拿出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等有关文件,认为这是中央对于企业家尤其是民营企业合法产权的切实保护之举,极为贴合自己的情况。

李途纯表示,尽管重获自由之身,但仍身负太子奶21亿元债务无限连带责任担保。下一步,他将追索被侵犯的权益,一是恢复在太子奶的股权,二是将“1815线”的资产还给他,三是将“太子奶”系列商标权退还给红胜火公司(李途纯关联公司)。

不过按照现有法律规定,破产程序是不可逆的,破产裁决一旦做出和执行,基本不可撤销。李途纯唯一的希望是破产法院在查明事实的情况下,下发相关裁定,明确李途纯的财产权。

李途纯称,当年的太子奶并非外界所认为的那样资不抵债,只要把太子奶归还给他,太子奶的债务他依旧负全责。

不过李途纯的这些诉求能否实现,仍是未知数。

(责任编辑:xiaoluan)

查看全文
1
2